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当前位置:首 页 >> 中心科学研究>> 陇东区域历史>> 文章列表

义渠戎国文章两篇

作者:来源:中共庆阳市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6-05-03 16:38:27   浏览次数:1779

三、义渠城在宁州西北

如果承认西汉泥阳县城在庙坪,那义渠城就要在宁县西北另找出路了。一些学者过去吵来吵去地要找义渠城,实际上是为了要争义渠戎国的国都所在地。要找义渠戎国,必先要弄清义渠名称的来历。义渠戎是游牧民族,最早并不叫义渠戎。它和其它西戎一样,原先都统称西戎。只是在狄人逼迫下,周族从庆阳、宁县南迁岐山后,他们才陆续从固原草原迁移到陇东大原地区。后来居住时间长了,便以地名命族名,开始时是汉族对他们的称呼。住在郁郅城(今庆城)附近的戎,人们称为郁郅戎。住在彭原一带的戎,人们称为彭戎。住在乌支原(今镇原境)的戎,人们称乌支戎。住在泸水流域(今黒河)的戎,人们称为卢戎。住在环北句衍一带的戎,人们称为句衍戎。住在义渠城的戎,人们称为义渠戎,住在渭北的称大荔戎。后来又把这些住在陇东大原上的戎统称为大原戎。这就是众多西戎名称的来历。由于义渠戎住在董志原中南部地区,土地辽阔,水草丰富,又有未迁走的周族后裔传授农耕技术,农牧兼有,很快强大起来。于是它一步一步地并吞了其他西戎部落,并建25城,形成一个占领泾北、平庆地域的强大的义渠戎国。他们对义渠城也进行了逐步扩建,东西宽二里(1000米),南北长三里(1500米),形成面积150万平方米的都城。见李仲立、刘得祯《甘肃宁县西沟发现义渠戎国国都遗址》·载《甘肃高师学报》1996年第二期。这是我省和我市第一个对义渠国都详查的报告,它揭开了地上和地下文物沉淀的秘密。尽管有些人不承认,但这是事实,不是凭空诡辩。它同历史文献的记载基本吻合。

其一,清乾隆二十六年,庆阳知府赵本植先生编修的《新修庆阳府志》和后来的《甘肃通志》有几个版本。其中府志中有“义渠故城在州西北五十里,春秋时为义渠国,秦灭之,置北地、上郡”的记载。《甘肃通志》记:“义渠故城在宁州西北四五十里”。众多的历史文献都指出在宁州西北,而不是城西一里之庙坪。现在从方向和里程上考察,义渠故城确实在宁县焦村镇西沟村,它不但在宁县西北,而且距县城五十里。

其二,汉代班彪的《北征赋》就是铁证。诗中说,他当时登上了赤须之长坂(即长坡),才进入义渠都城。在义渠故城才引起他“忿戎王之滛狡,怨宣太后的失贞”。这是十分合乎情理的。

其三,西沟村地上地下文化遗存十分丰富,在徐家、庙子张家村沟畔至八里胡洞,地下全是一至三米的灰包土,土中砖瓦陶器甚多,农田下面更多,被当地人称为瓦渣渠、西渠。现在可以毫不夸大的说,村民几乎家家都有出土的小文物存放。地表有古城墙、墙垛屹立,也有城墙基显露。而且通水沟的西城门至今尚在。据考证,地下出土的文物基本上都是周秦汉代之物,同义渠城存在时间相当吻合。这也可以说是铁证。

其四,义渠名称最初是地名,而非族名,只是在西戎占据了此地后,义渠地名才被当地西戎所利用,变成了民族名称。从《辞海》上查看,“义”这个字是汉族人最古老的文字,义者宜也,善也,仁义也,美德也,义是周代仁义礼智信中最重要的德尚之一。义字从羊从我,过去人们礼尚往来,送的都是羊,所谓有义之人。那时还没有接受汉化的少数民族,特别是西戎是不会用“义”来起用本民族名称的。义渠的“渠”是什么意思呢?《辞海》上说:渠者“灌田之沟”。原来渠和沟是一个意思,怪不得王莽时期将义渠改为义沟。后来又出现西渠、西沟这些名字,说明义渠本属汉族村落的地名,被西戎利用之。这在宁县其他地方,包括庙坪是找不到的。《庆阳大辞典》完全吸收了这些观点,在义渠戎国条目下写到:“义渠戎国都城在宁州西北四五十里处,所辖地域相当于今庆阳、平凉和宁夏固原一带”。

有些人为了否认西沟村的义渠故城,硬说是古代城池一般都放在水边,用吃水来肯定一切和否定一切。他们不顾历史文献的遗存,极说强辩,甚至搬来一些学术权威以势压人,这是十分错误的。岂不知,过去建立在黄土高原上的城镇甚多,在庆阳市境内和周边就有西汉略畔城、彭原县城、阳周县城,清代的董志县城,民国的正宁县城,还有永寿县城和宜君县城都建在山梁上,陕西长武县也在大原上。这些县城的吃水都可以解决,为什么义渠城就不能放在高原上呢?除了以上说的县城外,高原上建立的其他城池更多,不再一一例举。

四、莫把历史文物当儿戏

历史是客观形成的,文物是客观存在的,所以是任何人歪曲和否定不了的。我在参加编修《庆阳地区志》、《庆阳史话》和《庆阳大辞典》时,就遇到许多这样的难题。主要是我们的老先人给我们留下的部分文献矛盾百出,当然大部分是真实的,但有些可能是人为的错误造成的。对这些鱼目混珠的文献怎么办呢?我经过深思熟虑的思考和进一步的调查研究,还是选用了后者,即去伪存真,甩掉垃圾,专用符合历史实际的文献。我在这次写文章时指出了《宁县志》在使用历史文献中的前后矛盾之处,当然不能完全怪编志的同志,因为那时诸说并存的编志方法也是当时有人提倡的一种方法,所以不算错,只是把矛盾留给了后人。在审阅《正宁县志》的时候,我就注意了这个问题,采用了不再把矛盾留给后人的编法,对历史上的误记作了纠正。

对于宁县泥阳县和义渠县址的不同看法,我的态度是允许存在,允许争论,即是现在统一不了,再放他千把年也是可以的。但有几件事,我还是要说说自己的看法,以有利于今后的工作:

一、我们庆阳市有三个古国都城,即周先祖建立的不窋城(今庆城)、公刘建立的公刘邑(古幽国城,今宁县城)、义渠戎建立的义渠戎国都城(宁县西沟村遗址)。这是我们庆阳的光荣,是庆阳的“国宝”。我们一定要爱惜它,保护它,不要轻易破坏它。根据《宁县志》585页记载:庙咀坪“遗址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但在农田基本建设和扩建烈士陵园过程中,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这是很可惜的。今天我们如何对待?我们一定要按照国家文物保护法把它完整的保护起来,任何异想天开的动土行为都是错误的,是违法犯罪的。这一点,我提醒同志们要高度重视,要有法治观念,在那里只可栽树,不可动土搞建设,如果有人硬要动土,那就要经过国家文物部门和省人民政府的批准,否则就是违法,就要犯大错误。

二、为了传承我们祖先的优秀文化,为了宣传我们庆阳市的古老历史文化,我建议可成立一些有关文化研究机构,组织一些有作为的文化人写写文章,搞文艺创作,把我们这里这些优秀的文化发扬光大,以史为鉴,惠及后人。

三、为了利用文物古迹,开展文化旅游,吸引更多的人来庆阳,我们要学习庆城县在不破坏原址的前提下,在邻近古迹的地方适当搞一些仿古建筑,如纪念碑、博物馆、展馆、少数民族民宅、农家乐等类的建筑,以增加古迹的可看性,游乐性,使文物为当代经济发展服务,为人民文化生活服务。

以上论述和建议,只是我的一家之言,不一定正确,仅供有关方面参考。也许此文还会引来一些不同见解者的抨击,但我不怕,还是心里有话,一吐为快为好。




上一页 1 2 3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0    北地学苑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0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