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当前位置:首 页 >> 中心科学研究>> 陇东区域历史>> 文章列表

丝绸之路与庆阳地域文化的纽带关系

作者:杨树霖 来源:陇东报   发布时间:2014-09-02 09:44:54   浏览次数:1196

丝绸之路与庆阳地域文化的纽带关系(上篇)

原文链接http://ldnews.gansudaily.com.cn/system/2014/08/20/015147122.shtml

庆阳历史悠久,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和黄河文明的发源地之一,是周祖农耕文化之源。庆阳作为我国东南部通向西北的交通要道、汉唐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散布着多处丝绸之路人文景观,其中有甘肃石窟艺术宝库的北石窟寺、镇原县石空寺石窟、合水县莲花寺石窟、保全寺石窟和张家沟门石窟等。庆阳也是甘肃唯一的革命老区,境内除有众多古丝绸之路遗迹和革命遗迹外,还有唢呐、香包、剪纸、社火、戏曲等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丝绸之路文化的传播阵地,这些地方的历史文化遗存,既是陇东地区宗教、文化、艺术的结晶,也是丝绸之路历史的见证。庆阳处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关键节点和丝绸之路遗存比较丰富的路段,成为整个丝绸之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同于庆阳本土文化,但又具有明显的地方文化色彩。以丝绸之路文化为纽带,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庆阳远古文明、岐黄文化、农耕文化、民俗文化、商贸文化、游牧文化、石窟文化、黄土塬文化、战国秦长城文化以及多民族外来文化等交往交流交融的鲜明特征。因此,深入挖掘这一区段丝绸之路地域文化资源,抢抓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丝绸之路跨国联合申遗成功的历史机遇,使庆阳在整个经济带建设中争取主动。我们要站在世界高度,通过丝绸之路文化的辐射带动作用,打造西部文化亮点和文化新高地,实现庆阳文化产业升级,提高庆阳地域文化的影响力和传播力。

陇东在古代丝绸之路中的地位

丝绸之路最初是指以两汉时期丝绸贸易为主的交通路线,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目前,逐步形成了东段、中段、西段三条线路等不同路线的说法。在时代断限上也有了往前的推展和往后的延伸,视角转向历朝历代。覆盖陇东地区的丝绸之路具体走向为:由长安出发,经今咸阳、礼泉、乾县、扶风、岐山、凤翔、千阳、陇县,之后入甘肃境。该陆路道路在西周时称西方干道、西方大道,西汉称长安高平道。从周秦至明清,长安——陇州道是历朝京都沿陇东通往陇西、西域的主干道之一,在历代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面发挥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为久负盛名的丝绸之路的通道。秦穆公伐戎、秦始皇加冕和秦汉多位帝王至雍祭畤、唐代高僧玄藏西天取经和文成公主入藏联姻就行经此道。这条道路成为沟通世界东西方两大文明的重要路段和加强西北边防的重要战略通道,关系到当时社会的安定,是推动世界文明进程的重要通道。因此,其历史地位和作用不容忽视。

首先,丝绸之路庆阳段处于农业文化和牧业文化交汇的前沿地带。丝绸之路甘肃段东起甘肃平凉、天水市,与陕西相接,西部从敦煌嘉峪关、阳关出境后,进入新疆。中部某些时期的线路或支线经过今青海、宁夏两省区,这些地区历史上属于甘肃陇东的影响范围。沿途处于青藏高原、内蒙古高原和黄土高原的交汇处,地貌有黄土丘陵、黄河上游和各支流的河谷地带。庆阳境内保存的秦直道遗址,也大致勾勒了丝绸之路的主干道,自西向东主要经过庆阳、平凉、天水、临夏、兰州、武威、张掖、酒泉等市、州。庆阳一带是丝绸之路自长安出发,北往陇东高原,越过陇山,经宁夏固原、海原等地,到达甘肃靖远、景泰,渡过黄河,抵达武威而进入河西的重要通道。丝绸之路特殊的地理位置和过渡地带也使陇东地区成为古代佛教文化的繁盛之地,分布有大量古遗址、古墓葬、古城址和石窟、宗教寺院等。据不完全统计,庆阳大、小佛教石窟有20余处,规模较大的著名石窟寺有庆阳北石窟寺、镇原县石空寺石窟、合水县保全寺石窟、张家沟门石窟和莲花寺石窟等,大多创建于北魏到唐代,主要分布在泾河两岸及陇山和子午岭一带。总之,丝绸之路甘肃东段的陇东地区是黄土高原地貌集中分布区,从丝绸之路形成、演变与具体走向可以看出,丝绸之路庆阳段处于农牧文化交汇的前沿地带,自古就是东西与南北交往的咽喉要径。

其次,陇东是古代丝绸之路由中原通向西域的第一道天然屏障。陇山以东的庆阳和平凉两地,自古以来就是中原通往宁夏、内蒙以及河西的关隘。陇山又称陇坂、陇坻,南北走向,在古代也曾是中原地区与周边少数民族地区的分界线。《通典·天水郡》载:“郡有大坂,名曰陇坂,亦曰陇山。”《读史方舆纪要》卷五十二载,陇坂“山高而长,北连沙漠,南带千渭,关中四塞,此为西面之险”。陇山为六盘山南延之余脉,海拔高度2000米左右,自宁夏南部向南延伸经甘肃平凉、庆阳地区,直至陕西宝鸡以西的渭河北岸,与秦岭西段群峰夹渭对峙,闭合了八百里秦川董志塬的旷野,成为中原通向西域的第一道天然屏障。1980年秋,陕西扶风西周宫殿遗址中发掘出两件西周蚌雕人头像,高鼻深目,头戴坚硬高帽,与居住在中亚地区“塞种”人像完全一致。不管这种蚌雕头像是周人制作,还是中亚游牧部落献给周王朝的贡品,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早在张骞开通丝绸之路之前,在周王朝所管辖的陇东地区,中西文化的交流就已经开始了。东汉初此段道路已明确称陇道,《后汉书·光武帝纪》载:六年夏四月,“遣虎牙大将军盖延等七将军从陇道伐公孙述。”汉唐时置有关隘,驻兵把守。后在该镇置大寨巡检司、关山营,设游击都司、把总驻守。唐大历年间(766年—779),为防御吐蕃东进,朝廷令马燧在陇州西部的通道上立石植树,陇关道一度阻塞。元和二年(807),局势缓和,疏于防御,林木被伐,陇关道又开通。宋元时期,陇关道仍为驿路,明代时因驿路改在萧关道上,陇关道通行渐少。因此,这条道路在历朝历代的地位和作用都不容忽视。

由此可见,陇东地区是古代丝绸之路的重要关隘和黄金通道。

陇东石窟艺术与丝绸之路

地处丝绸之路东段要道上的庆阳北石窟寺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陇东地区石窟中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一座艺术宝库。作为甘肃四大石窟之一的北石窟寺保留了大量历史上各个时期的碑刻题记,这些碑刻题记对于我们研究丝绸之路与北石窟寺的发展、兴衰、及历史沿革都有着十分重要的参考价值。有关北石窟寺的创建背景,《北石窟寺的创建》指出:“北石窟寺创建于北魏宣武帝永平二年(公元509)是不会有多大疑问的。”文中对北石窟寺的创建时代肯定后,又对主持创建人作了推断,“南北两石窟寺同为奚康生建造,也是有可能的。”由此可知,北石窟寺是北魏时期创建的一座石窟寺。那么,它与古代丝绸之路又有什么关系呢?北石窟寺初建于北魏宣武帝永平二年(公元509),由泾州刺史奚康生倡造,同时开凿的还有泾川县城东的南石窟寺,两寺一南一北,遥遥相对。北石窟寺经过历代相继增修扩建,窟龛密集,内容丰富,颇具规模,形成了造像数量丰富、艺术技巧精妙的高超杰作。在高20米、长120米的红砂岩崖上,上、中、下三层蜂房般布设窟龛295处,造像2125尊;峭壁之间,还有复道回廊,它是甘肃省石雕艺术最为集中的一处窟群遗存。石窟寺建筑,是佛教寺庙建筑的一种形式,起源于印度。佛教由古印度迦毗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净饭王的儿子乔答摩·悉达多创建。他后来被尊称为释迦牟尼,意为释迦族之隐修者。佛教是汉代经丝绸之路传入我国的,石窟寺这种建筑形式也随之而来。北魏虽未见有关记载,如此大量的佛教文化遗存,显然可以证明,当时这里是大量僧侣的集中地。大量石窟佛寺的营建,都是沿丝绸之路东来,一路多是边荒之地,翻越陇山,到达关中,才进入中国内地,陇东地区正好是进入关中的一个必经通道。陇东北石窟寺就是丝绸之路石窟艺术传播的最好见证。

除此之外,南北朝时期是北方民族大融合和南北文化交流最好时期,中原式和西域式两种不同的艺术风格通过丝绸之路的传播,开始从并存到融合,北石窟寺内的240窟和60窟就是北周时期开凿的具有代表性的洞窟,其三佛造像和菩萨的风姿,既继承了北魏秀骨清像的余韵,又是隋唐丰满富丽的先声。240窟位于窟群北段,平面长方形,覆斗式顶,窟内东、南、北三壁凿坛基。顶部为举架仿木结构式造型,窟内以三佛及胁侍菩萨为题材,即中方婆娑世界的释迦牟尼佛,西方极乐世界的阿弥陀佛和东方琉璃世界的药师佛。由此可以看出,这是当时通过丝绸之路陇东地区沿途,中西双方文化交往最好表现。另外,北石窟寺北朝造像,在开窟规模上,有由大渐小的趋向;造像风格由秀骨清像向丰满圆润转变,有世俗化倾向;服饰由繁到简,色调明朗化,雕刻圆润自由,刀法娴熟,造象生机勃勃,充满活力,这是陇东早期造像的代表作。其石雕艺术代表了陇东地区古代丝绸之路文化的精华,也是古代中西通过丝绸之路实现经济文化交流的结晶,对研究北石窟寺周边石雕造像和丝绸之路沿线文化遗存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庆阳地域文化与丝绸之路文化

丝绸之路不仅仅是古代的一条交通路线,它其实也是中国文化的一面旗帜,是中国之道的传播方式。丝绸之路有着独特的分布结构,形成了大量不仅是中国独有,而且是世界独有的文化景观。丝绸之路的文化景观,不是由一系列点、一条两条甚至很多条线组成的,它完全是一条“景观带”。陇东地区的庆阳地域文化正好处在这条丝绸之路“景观带”上。

陇东地区与陇西、关中地区关系尤其密切,故常以关陇连称。历代中央政权都十分重视对它的经营,驻兵屯戍,保障治安,保持陇东的稳定以及丝路的畅通,移民实边,开荒屯田,兴修水利,发展农牧业生产,改善当地军民生活,减轻内地传输之劳,发展丝绸之路对外贸易以及对周边民族的丝绸贸易,密切中外以及各民族之间的关系,保持安定局面。正由于此,陇东地区的先进农耕技术、岐黄医药技术以及民间民俗文化也随着古丝绸之路不断向外传播。这也为整个丝绸之路的持续开通,提供了可靠的物质条件。

丝绸之路自咸阳北上,进入华北黄土高原的西端———陇东黄土高原,这里以平凉、庆阳为中心节点,形成了陇东著名的农耕文化带。有秦直道、万里长城和悠久的窑洞民居;有以南北石窟寺、莲花寺摩崖石刻为代表的佛教石窟艺术;有以道情皮影、庆阳唢呐、香包、剪纸、徒手秧歌和陇东道情为代表的民俗民间艺术,有“八百里秦川,比不上董志塬边”的陇东黄土高原。因此,这一段丝绸之路地域文化底蕴深厚。

第一,丝绸之路文化已经融入到庆阳地域文化当中,找到了共同的文化元素。鉴于经济、文化的差异和地域毗连,使得陇东地区以丝绸之路文化为纽带,地域特色文化之间的交流交融成为了一种可能和需要。正是丝绸之路甘肃庆阳沿线历史文化资源丰富性和厚重性,使得这一段成为整个丝绸之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影响超越了地域文化,但又具有明显的地方色彩。我们看到,以丝绸之路文化为纽带,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岐黄文化、农耕文化、民俗文化、古道文化、商贸文化、游牧文化、石窟文化、北地文化、黄土塬文化、古建筑文化、古城遗址文化、战国秦长城文化等等。我们也能够通过丝绸之路文化找到与庆阳地域文化之间的相互文化记忆以及文化符号。

第二,丝绸之路文化不会替代庆阳地域文化,但却通过庆阳本土文化的另一种形式表现出来。虽然丝绸之路文化已经吸收了庆阳本土文化当中的某些元素,庆阳本土文化也可整合为丝绸之路文化的另一种形式。但是,丝绸之路文化不能代替庆阳地域文化,却可以用丝绸之路文化整合、提炼、重建庆阳本土文化。比如,环县皮影可以通过丝绸之路文化表现出来,从而丰富皮影民间艺术的文化内涵,渗透皮影艺术在中西文化交流中的重要桥梁作用。因为,丝绸之路文化也是庆阳地域文化最具活力的一部分。它是印度文化、欧洲文化、伊斯兰文化大交汇的基点,这在中国是很少有的。虽然不能用丝路文化代替庆阳文化,但可以用丝路文化的开放精神和丝路文化的视角来打造和丰富庆阳地域文化的内涵,将庆阳地域文化打造成西部的文化亮点和文化新高地,对这些整合了的文化价值进行开发,再进行文化产业升级,形成文化产业链。

第三,庆阳地域文化完全能够借助丝绸之路文化的开放度和影响力大胆走出去。“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成功申遗,无疑使这一文化资源的公共性和普遍性价值获得了极大认同。从这个意义上说,丝绸之路已经不单单属于中国以及中西亚国家,它已经嫁接到了世界文化交流和文化互鉴的新隧道中,庆阳地域文化也应该积极大胆地走出去,融入到丝绸之路文化大背景下,在交流交往交融中实现文化对话。因此,庆阳地域文化最大的核心和亮点就是开放性、包容性,我们要放眼世界,整合两种文化,提高庆阳地域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传播力和知名度。

 (作者为陇东学院陇东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1 2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0    北地学苑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0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