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当前位置:首 页 >> 中心科学研究>> 陕甘宁边区史>> 文章列表

【今日庆阳】“马锡五审判方式”的时代意义

作者:张桂山 来源:《今日庆阳》杂志   发布时间:2013-04-13 09:11:40   浏览次数:1522

原文链接http://www.qysw.gov.cn/2013/0412/26234.html

马锡五是从陕甘边革命根据地成长起来的新中国司法战线的杰出领导者。早年他追随刘志丹在陕甘边界开展兵运斗争,创建陕甘边革命根据地,与刘志丹、习仲勋、张秀山等革命先辈共同创建了西北第一个正式的红色革命政权——南梁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并正确的制定了一系列符合陕甘边区革命斗争实际的方针政策,开辟了陕甘边苏区鼎盛发展的新时期。党中央和中央红军落脚陕甘革命根据地以后,马锡五作为陕甘边和陕甘革命根据地的优秀干部,受到党中央和中共中央西北局的信任并委以重任,曾先后担任陕甘宁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庆环分局专员、陇东分区专员、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陇东分庭庭长,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院长等重要职务。在党中央把陕甘宁边区建设成为民主中国雏形的过程中,以“马锡五审判方式”为代表的司法实践在边区独树一帜,以廉洁便民的司法新风展示了边区政治清明、社会和谐的良好形象,也为新中国的司法建设奠定了基础,开辟了道路。

考察“马锡五审判方式”的特点和方式,其实践风格、理想信念、亲民作风都集中体现了以刘志丹为代表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创始人,在创建根据地和陕甘红军、建立苏维埃政权的斗争中,为实现劳苦大众的根本利益,建设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世界,与强大的反动统治力量浴血奋战的伟大精神、为摧毁旧世界肝脑涂地的英雄气概、视人民为父母的公仆情怀和追求光明美好革命前景的坚定信念,也贯穿着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党、红军和苏维埃政府在残酷革命斗争中形成的优良传统和作风。这些优良传统和作风凝结着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在革命斗争实践中积累总结的成功经验,凝聚了老一辈革命家的伟大力量和智慧,揭示了中国共产党从诞生、发展到夺取全国革命胜利的历史规律和必然要求。因此,“马锡五审判方式”不仅是陇东抗日民主根据地贯彻陕甘宁边区政府施政纲领的产物,也是陕甘边革命根据地成功经验的传承和延伸,是以马锡五为代表的党的优秀干部为实现党的目标任务大胆实践、努力工作的结果,是党在民主革命时期的总路线总方针正确指引的结果。在我国改革开放事业不断深化、政治经济体制改革加快推进、社会发展活力竞相迸发、各种利益碰撞日趋激烈的新形势下,深入学习研究“马锡五审判方式”,对于我们进一步做好党的各项工作,化解当前社会发展中的各种矛盾纠纷,凝聚转型跨越科学发展的强大合力,都具有重要的时代意义。

 “马锡五审判方式”有以下几个非常鲜明的特点:

一是坚持司法为民的办案方针。《乌鸦告状》是马锡五专员去铜川乡检查工作时路过一个叫杨庄的村子,看到一群黑乌鸦围着一孔废窑哇哇乱叫,赶也赶不走。这件在别人看来习以为常的事,却引起了身兼陇东法庭庭长的马专员的警觉。他当天就住在了杨庄村子里,深入到群众中去调查,随之破了一桩奸情谋杀案。他认为乌鸦围着废窑叫赶不走,肯定是有尸体。按照当地的习惯,死了牛羊等动物不吃肉也得扒张皮,尸体是舍不得埋的,便是死了小狗小猪也是随便扔了不会埋进废窑里,而且小动物尸体也不会引来这么多乌鸦;而当地正常伤老病死了人都要找一席地安葬,烧纸祭奠人人都知道。人死了埋得这样隐蔽和神秘,肯定是命案。马专员侦破的国民党军队排长抢劫太原商人案,案发在国统区的宁夏境内,马专员是在环县下乡的路上与商人对火吸烟时得知案情,他同情商人的不幸遭遇,答应三天内帮受害人破案。但是发生在国统区的案要在边区破,真可谓大海捞针,连商人都信不过。马专员料定这个国民党军官只有逃到边区才能带走抢劫商人的众多黄金白银,便安排人员在关隘路口上等,将罪犯一举擒获。这两桩案子都是无头案,也没有人诉讼。但是马专员把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作为政府公职人员的神圣责任,主动调查破案,将罪犯绳之以法。马专员如果没有司法为民的坚定信念,这两桩案子很可能永远不能告破。

二是坚持实事求是的办案原则。马锡五在任庆环专署副专员兼管保安工作时,一天夜里遇到土匪来袭,他在组织专署机关和老百姓撤出县城时,听到镇原县南三镇来专署办差的人员议论着要把一个“叛徒”就地处决。马锡五打听这个“叛徒”是镇原南三镇地下党的区委书记白焕文,就对押送人员说“别绑了,也别杀他。带着他跟我们一起走吧!”原来是几天前的一个晚上,白焕文召集十几名党员在他自己家里开会,会场被敌人宪兵包围了,其余人都被捕,只有他从家里临着崖坎的窗子里跳出脱身,并当夜赶到镇原县委汇报,县委当即逮捕了他,并派人送到专署处理。在当时情况下,将投敌变节分子就地处决是有可能的。事后马专员曾三次派人去镇原南三镇调查白焕文的案子,但由于镇原县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一时难以查清,而马专员却对白焕文特别的“优待”。一些干部想不通。马专员耐心的给大家解释:“白焕文才二十多岁,参加革命六年多,入党五年了,当了我们的区委书记。案发后主动去县委汇报。我们现在并没有掌握他投敌叛变的确凿证据。如果真的犯了投敌罪,到证据确凿时判刑枪毙都可以。但是对他优待只能体现我们共产党办事大度、人道。万一他不是叛徒呢,委屈了好人,委屈了同志,怎样向党和人民交待?试想,一个满腔热血的青年来投奔革命,我们却不分青红皂白的把人家整一顿,谁还愿意跟一个不讲政策、尽搞官僚作风的政党来革命?党组织要求我们去发动千千万万的人民参加革命斗争,连自己的同志都吓跑了,我们还搞什么革命?”事后证明白焕文是党的忠诚干部。马专员在调到延安边区高等法院任院长时,审理了在边区影响很大的军属杨兆云抗交公粮缠讼案。他在深入调查了解案情后,严厉地批评区乡干部的强迫命令行为比战争时期的军阀作风更是不能容忍。认为引起缠讼的责任完全在官僚主义身上。责令办案干部如数退还多交的公粮,对私自拆粮垛行为去向杨兆云赔礼道歉,并作为军属发给边区政府救济粮三石、边币五百元,组织区乡干部、民兵十人为其搬迁整理新居。还就此事对乡上干部进行了一次政策法令教育。这一案子的公正处理,是党在边区群众中的良好影响更加提高。

三是坚持调查研究的办案方法。马锡五在跟随刘志丹创建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实践中,深谙调查研究对于革命工作的极端重要性,也深得开展调查研究的方法和要领。在他所办的各类案子中,由于坚持做到深入地开展调查研究,广泛听取各方面的意见,重证据,既合法理又合情理,因而都办成了铁案。“刘巧儿”抗婚案是华池县苏维埃政府已经判了的案子,要重新审理翻案阻力很大,一些干部坚决提出“翻案使不得”。马专员从外围调查开始,与放羊放牛的老人、上学的孩子、洗衣服的妇女和双方当事人的亲属都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在掌握了案情真相后,坚决翻了案。他给华池县政府县长和办案人员讲:在陇东抢婚是几百年遗下来的乡风民俗,既要用今天的法制消除这个积习,也要从历史上来把握判案的轻重;革命法庭按党的政策办案,从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愿望出发办案,就会办好案,也会从中建立起革命法庭的威信。办错了案,立即重新调查研究给予纠正,人民群众会更信任我们,更能够维护和提升革命法庭的威信。因此,他毫不迟疑地对案件重新审理,合情合理地判决,让老百姓激动地拍手称赞他为“马青天”。苏发云三兄弟“谋财杀人案”也是被曲子县暂定了案,因疑点多已经搁案一年多。马专员抱定人民法庭绝不冤枉好人,也绝不放跑真正的凶手的决心,派两个办案人员妆扮成打短工的到原被告家里去帮工调查了解案情,同时他亲自向被告询问发案经过,通过多方了解掌握,使案情真相大白,真凶受到法律的严惩。马专员还特别提醒办案人员说:“调查研究是一门科学啊!我们搞司法工作的干部,必须学好这门功课,不仅要学习,更重要的是在在实践中运用。”


1 2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0    北地学苑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0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