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当前位置:首 页 >> 中心科学研究>> 陇东典型文化>> 文章列表

【庆阳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那一抹儿绚烂的民俗风情

作者:宋振峰 谢志娟 先朝阳 来源:中国庆阳网   发布时间:2012-03-11 12:45:16   浏览次数:1581

王清政:刻着皮影进县城

第六届甘肃庆阳香包民俗文化节期间,在环县展馆的一隅,有一位刻制皮影的老人,静静地坐在雕刻皮影的案桌前。熙熙攘攘的游客,不时在他面前驻足,但他总是一丝不苟地把自己沉浸在艺术创作里,心无旁鹜。他的老花镜很老,躬曲的背也很老,只是那握刀的手,充满了呼之欲出的灵动。

这位老人叫王清政,2002年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协会命名的“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大师”。其实王清政只有56岁,大半辈子里,他刻制的皮影不下4万件,“刻”出了名声,也“刻”老了自己。而王清政却说:“我可是‘刻’着皮影进县城的。”

王清政原是环县秦团庄乡王团庄村人,从他的曾祖父起,制作皮影就是他们的家传。小时候因为家里穷,受学校教育不多,但他极富艺术天赋,到十三四岁的时候,就成了父亲做皮影的得力助手。改革开放后,王清政重操旧业,先后制作了20多副皮影箱子,这些戏箱,几乎成了后来环县各家皮影戏班重新起步的班底。

在长年皮影制作过程中,王清政对山西、陕西、青海等地的皮影进行了悉心研究,他雕刻的皮影,人物造型平和自然,刀法大胆细腻,色彩对比强烈明快;他创制的“熬色”涂染法,将着色与“上光”融二为一,色彩经久耐看;他炮制的牛皮薄厚均匀,柔和透明,使传统皮影刻凿艺术在他手里又焕发了新的生机。

1988年开始,王清政受环县文化馆邀请,来到县城专门刻制皮影。那时候,大家并没有明确的商品意识,县文化馆也只是把皮影作为一种富有地域特色的工艺品,赠送给外地人。王清政租住在县城北面的民房里,辛辛苦苦一年,也就只挣个2000多元,收入非常微薄。

“随着县上的推动,大概到了1993年前后,县外就有人上门来买我的皮影了。”王清政回忆说,当时虽然卖出去的量很少,但不管是对县上还是自己来说,这让大家眼前一亮。

2002年,甘肃庆阳首届香包民俗文化节举办,特别是当年8月环县皮影艺术节举办后,环县皮影开始走出“深闺”。王清政的皮影大量外销,许多外地客商上门订货,当年创收6万多元。第一次尝到了艺术走向市场甜头的王清政,第二年把家里100多亩山地全租给别人去种,举家从秦团庄乡下迁进了县城,他和老伴,连同儿子儿媳妇一起,全都从事皮影制作,成了真正的“皮影制作专业户”。

如今,王清政在环县县城创办了一个自己的皮影销售公司,正式跻身皮影产业化经营的行列。他们不仅给西峰和环县的几家皮影销售公司供货,而且还远销到北京、广州、兰州等地。

于小平:被香包改变的人生轨迹

与上面提到的“婆传媳、母传女、一代传一代”的民间手艺人不同,于小平以前从来也没想过,她这辈子会和香包结缘,快40岁了,开始制作起了原先村里人称为的“小耍活”,还靠着这半路出家的“功夫”,成了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大师。

“去年,我光卖香包就赚了二三十万元。可以说,没香包,就没现在的我,”说到这,45岁的于小平禁不住有点激动。

前些年,于小平在榆林子镇街道开了个缝纫铺,虽说凭着一手好手艺,她的生意曾经红红火火,自己也被县上授予“三好个体户”。但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她的缝纫铺也就能挣个“糊口钱”。

如今,这位正宁县榆林子镇乐兴村农村妇女,在县城办了家香包刺绣公司,当起了老板。还带动起了县城四五百名下岗职工参与到香包制作中,他们中最多的,一个月能拿900多元。

于小平真正与香包打交道,也就是第一届甘肃庆阳香包民俗文化节举办的2001年。当年,香包节快要举办了,县上组织一些农村妇女到西峰区后官寨乡去学习,当时,那里的香包制作已成了气候。看着眼前这些不起眼的小耍活,一年能卖几万元,于小平大开眼界。

“人家能做好,咱也能行。”于小平一边做衣服,一边开始动手学起了做香包。毕竟,她打小就喜欢绣花,喜欢画画,为此,还专门学过一年美术。她还有一个坚强的“后盾”:爱人毕业于西北师大美术系。

她请丈夫设计了个“百鸟朝凤”,里面既有香包工艺,又有刺绣技艺。起早贪黑整整绣了一个月后,她的这件作品在第一届甘肃庆阳香包民俗文化节上甫一亮相,便在众多专家挑剔的眼光中拿了个金奖,还被一位外地客商以2800元的高价收购。

非但如此,在这届香包节中,她费心思制作的七八件香包一下子卖了1万多元。

香包节一结束,尝到甜头的于小平回去便将缝纫铺关了,一门心思做起了香包。在接过祖祖辈辈民间艺人传下来的衣钵同时,她还尝试将现代美术手法,融入到香包传统技艺中。

色彩绚丽的香包,借着于小平的手,稚拙而不失新意,创新而不失传统,她的产品颇受市场青睐,不但销往大江南北,还远销法国、俄罗斯等国。“8月,光手工绣的工艺品拖鞋就卖了700多双呢。”于小平说。

张仁民:让民俗文化产品成为市场新宠

“像香包、刺绣这些民俗文化产品,要想在市场中走得更远一些,除了注重工艺性、美术性外,关键还要在实用性上做文章。”庆阳市西峰歧黄民间工艺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仁民一开口,就显出其对民俗文化产业的独到理解。

也难怪,从上世纪80年代,张仁民就一直潜心于民俗收藏。他花费了大量精力及财力,走乡串户,深入偏远农村,探访民间艺人,搜集了许多精美的民俗实物。因此,他还有一个身份: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

张仁民说,这些年庆阳市对民间文化这一弱势产业如此重视,办香包节,开文博会,平日还采取了很多措施,最终目的还是要让老百姓有收益。但现在,庆阳的民俗文化用品还过分注重装饰性,没有真正实现从艺术品到商品的转变。在担忧中,近年来,张仁民一直在琢磨怎样使庆阳民俗文化产品在传承保护中实现市场化与商品化。

为此,他走南闯北,推介庆阳民俗文化产品。还将庆阳的香包摆在了京城繁华的王府井工艺美术大厦里。仅去年以来,他便参加了全国17座城市的文化展销活动。

一次次地参展,不仅让张仁民开阔了眼界,也让他对庆阳民俗文化用品有了更深入的思考。“庆阳民俗文化用品要走向市场,必须保持其原生态,保住它传统土的掉渣的民俗气息,但也要结合当代人的审美情趣,融欣赏性、艺术性与实用性为一体,才能在市场上获得消费者青睐。”

一则事例让张仁民很受触动:庆阳民俗文化用品中有一件孩子大人都非常喜欢的“老虎枕”,但说是枕头,长久以来却只是讲究了观赏性,为了让小老虎“站”起来,枕芯里面加进了木屑,好看是好看,可却不实用了。现在,张仁民听从外地客商建议,将荞麦皮塞进了枕芯,老虎枕的艺术效果并没丧失,更重要的是,“老虎枕”变成了人们的一个日用消费品,开始走向了千家万户。

这两年,张仁民的公司将庆阳香包等民俗文化用品,从头到脚,朝着生活日用品方向开发。他们既开发了“肚兜”,也开发了带有药用疗效的“颈椎枕”。目前,他们还在与北京的老布鞋厂合作,将庆阳的民俗文化“绣”到老布鞋的鞋面中。在这个黑色的鞋面中,他们并没有像传统庆阳民俗文化用品一样,绣一个满满当当,而是只用寥寥数笔,便于简单的装饰中将精美的民间工艺衬托的淋漓尽致,让人们从时尚中品味传统。

在张仁民看来,“中国结”虽然也是一种传统工艺,但近年来在市场上一直走俏。因此他认为,在现代生活中,传统艺术并非找不到容身之地。一个好的创意就是一个金点子,可以让民俗文化真正走向大市场,成为新的时尚,也可以让小小香包成为市场新宠。

“这也说明,应该让民俗文化用品融入现代生活,挖掘其潜藏的商机,走产业化发展的路子,真正找到在现实中的发展空间。现在虽说有许多家厂家参与香包等民俗文化用品制作,但市场到底需要什么,很多人并不清楚。这还需要政府整合人力、财力、物力等资源,重点扶持一两家龙头企业。”张仁民说。

 




上一页 1 2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0    北地学苑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0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