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当前位置:首 页 >> 中心科学研究>> 陕甘宁边区史>> 文章列表

【经济社会研究】民国时期庆阳灾荒初探

作者:侯普慧,张学博   发布时间:2011-03-01 12:05:23   浏览次数:3989

二、主要灾情分析

民国时期庆阳自然灾害以旱灾、洪水、雹灾、霜冻和风沙为主,限于篇幅,本文仅对这几种灾害进行简要分析。

1、旱灾

庆阳地处贺兰山、蒙古高原南麓,六盘山东部,南有秦岭为屏,东有桥山山脉(子午岭)为障,加之北靠沙漠边缘,西北部为干旱区。在大气动力和热力的作用下,高原外围的气流作下沉运动,不易形成云雨天气,加之大气环流、气候变迁、沙漠南移以及人类活动造成的森林破坏、植被减少、水土流失等综合因素影响,导致干旱日趋频繁,旱灾成为庆阳农业生产和经济发展的主要制约因素。4干旱对农业生产危害很大,是庆阳地区最主要的自然灾害,对农作物产量造成的损失位列各种自然灾害之首。因干旱造成粮食欠收、饥荒发生的文字记载屡见不鲜,尤以1926193219391943这两个时间段连续发生的旱灾最为严重,“民饥”、“民大饥”这类的词汇屡屡出现。俗语讲“水灾一条线,旱灾一大片”,旱灾虽然不像雹灾、洪灾来势迅猛、暴烈,但是它们的分布面积广,持续时间长,而且由于旱灾总是以缓慢的方式展示它那可怕的破坏力,当人们一旦觉察到旱灾的威胁,往往不知所措。事实上,就农作物被害的程度而言,旱灾远远超过其他各种灾害。这里仅以19281930年的北方大旱灾为例简要说明。

19281930年的北方大旱灾以陕甘两省为中心,是中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旱灾之一,庆阳也是重灾区,灾情惨不忍睹,人间变为活地狱。1928年春夏,甘肃大旱,庆阳、镇原、宁县、环县、合水、正宁均属重灾区。麦禾未种,灾民既乏充腹之粮,又无栖身之所,更少御寒之衣,多剥菜根树皮、炒糠秕掺合而食,鸠形菜色,人相食,甚至有掘尸碾骨、易子而食者。1929年大旱持续,春耕失种,颗粒无收,陇东及全省大饥荒。入夏后,树皮、草根、麸皮、油渣等食之以尽。兰州、陇东、陇南等地,斗麦价银币50元,以至易子而食。外出逃生者多饿死野外,白骨曝日,积尸盈道。尚有饿倒未死者,苍蝇成群、生蛆满嘴,狼、狗结群聚食,并有饥民争食尚未死绝之体。至夏,麦穗灌浆之后,饥民群拥田间,连芒带壳,抢吃生吞,腹胀而死者众多。有死后肚皮胀破麦穗完整外溢的,甚至有母亲已死、而婴儿尚撮乳吃奶的。当时,甘肃军阀割据,互相残杀,击毙的士兵,饥民聚而争食。所有牲畜,因草枯竭而饿死,幸存者多被杀食度荒。51928庆阳县秋无禾,冬无雪,麦斗价三元。葛腰岘、甘甜沟饥民取沟土为食,名曰“观音面”、“神面”(作者注——“神面”又叫观音面(土),是陇东马莲河流域河谷沉积的一种淡黄色的土层,土质细棉松软,研压即成粉状,人食后难消化,多腹胀而死。),食久伤人1929年大旱,自四月十九日小雨后三月未雨,七月十九始落透雨,麦斗银八元,米斗十元,死饥民数百人。6学术界曾经对1929年庆阳被灾情况进行了统计,详见表3

3 “民国十八年(1929年)大年馑”庆阳被灾的具体情况

县区

镇原县

正宁县

庆阳县

宁县

环县

合水县

合计

被灾百分比

100%

100%

100%

100%

100%

80%

——

被灾人数

18970

3987

62153

8403

21844

21565

146922

资料来源:陈晓锋《对1928年陕甘灾荒及救济的考察》,《兰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2期。

2、洪水

陇东地区沟壑纵横、梁峁相间、植被稀疏,加之黄土层深厚、松散等特殊的地质构造,一遇大(暴)雨即引起洪水灾害,冲毁农田、道路和输电线路,造成交通、通信中断甚至冲毁和淹没房屋,给工农业生产、农村经济以及人民生命财产造成重大损失。所以,大(暴)雨引发的洪水灾害是陇东地区主要气象灾害之一。7民国时期是庆阳大(暴)雨洪水灾害最严重的时段之一,有关记载充斥史料,在此选取几例予以揭示。

1917年六月十一日,庆阳县新堡乡大雨,山洪暴发,平地积石,不能耕。1919年七月初十,庆阳县暮雨倾盆如注,至五更时息,平地水积尺余,大原成泽,地庄被淹。1921年六月二十四日,庆阳县大雨,马岭三里桥、寨平沟口徐恒通家被淹没,伤人畜。1923年六月十四至十六日,庆阳县齐家太阳台等处,大(暴)雨三昼夜,河水暴涨,淹没田禾。1933年八月,庆阳东西川大水淹南关,冲走娘娘庙、戏楼及河对岸农家麦垛,漂没秋禾,淹死牛、羊牲畜甚多。81933年八月,宁县大雨如注,各河暴涨,洪水遍地,民宅倒塌,淹没人、畜不计其数。9

大(暴)雨洪水灾害虽然来势凶猛,但是危害远不及旱灾那么可怕。它以局部发生为主,主要集中发生在庆阳中、南部,7--9月多发,很少同时遍及全区,局部灾害损失相对较小。

3、雹灾

庆阳在地域上接近贺兰山、六盘山、华山和子午岭等冰雹主要发源地,且地面裸露,地形复杂,气温差异大,雹灾多发且严重。在庆阳的自然灾害中,雹灾对农业的危害仅次于干旱,而且雹灾经常和旱灾一起交替摧残农作物。

1935年五月某日,镇原县降雹雨,阴雨忽起,雹雨纷飞,田禾尽摧,屋瓦皆碎,田被水淹,雹积如山。雨后三日,冰雹未消。新城镇受害计有八个保,三十七个村,五百零一户,雹伤小麦、豌豆面积三万四千六百零二亩。101936年五月十三日,庆阳县南庄南起任家岔,北至六寸原,将冰雹两小时,大如碗,屋瓦尽碎,夏禾一空,打死牲畜甚多。1941年五月二十八日午后,肖金、显胜遭雹灾,小麦无收,秋田绝苗,树木断头,屋瓦尽碎,乡民灭茬觅扫麦粒。111944年五月二十八日下午四时,新宁县南义地区降雹历一小时,雹如鸡蛋,小麦、秋禾摧毁殆尽,积冰三日。六月十二日下午三时,城关、焦村大雨雹,雹如桃,麦子被毁殆尽,摧毁民房700余间,积冰三日,农民鬻妻卖儿,逃亡他乡者不少。12

冰雹降至强对流单体特定的云层部位,具有明显的局地性和分散性,是陇东地区夏季常见的灾害性天气,危害颇重。轻者使农作物枝杆受损,重者使花果、颗粒脱落,甚至人畜伤亡,也可使土壤板结,地温降低。而且冰雹多在夏田成熟和秋作物旺盛生长期内发生,常使农民终年辛劳成果毁于一旦,故有“虎口夺粮”和“垅畔号啕起哭声”的描写。13

4、霜冻

春、秋过渡季节,冷空气活动频繁,强冷空气或寒潮过程是导致霜冻的大气环流背景。霜是地面上的水汽冷却到0℃以下,冻结在草木、禾苗上的白色冰粒,这种霜一般称白霜。若空气特别干燥,气温下降到0℃以下,草木、禾苗上并无白霜形成,但由于低温的危害,枝叶变成黑色,俗称黑霜。不论白霜、黑霜,凡在作物生育期内能引起作物受冻害的霜,均称为霜冻。霜冻是冷空气入侵和地面热量散失而形成,庆阳是冷空气南下所经之地,天气变化剧烈,昼夜温差大,地面热量散失快,容易形成霜冻。14

庆阳全区无霜期南部长北部短,平均为140180天。危害庆阳农业生产的首先是春霜冻,也称晚霜冻,受害的是春播和越冬作物,最迟曾在农历四月降临,故有“四月八,黑霜杀”的农谚;其次是秋霜冻,也称早霜冻,受害的主要是秋作物和易受冻的蔬菜。霜冻发生频繁,是庆阳主要自然灾害之一。15

19401946年间,庆阳霜冻灾害比较严重。1941年春,边区陇东分区春寒成灾,四月六日至八日,曲子县八珠区,镇原县石佛(今庙渠)、马渠区,华池县吴旗、水泛、元城子、温台区,庆阳县三、六区,合水县太白、肖嘴等地降霜大冻,复起暴风;环县原、峁处燕麦苗皆冻伤,并被风刮死二分之一;洪德区240户灾民以苦菜、蒿头、榆树皮掺合五谷面充饥;八珠区仅四分之一人口暂能维持生活,学生辍课。国民党统治下的镇原县、庆阳县也遭遇黑霜、风、雹等灾,重灾区肖金、显胜、开边、中原、新城、上肖等8个乡粮食成灾17.19万亩,损失粮食29.19万石。1942年三月十九日,环县霜冻,冬小麦禾苗大多冻死,秋田因旱、冻下种失时;四月四日,庆阳、宁县降黑霜,麦苗枯死十之六七。1944年秋,边区关中分区及华池县降霜特早,山、川区秋禾受冻严重,荞麦多无收成;新宁县九龙川、于家川、湘乐川,华池县二将川、豹子川荞麦绝收,糜子受灾三成。1945年十月一日,华池县降霜,继之雪风,除蚕豆外多无收获,荞麦绝收;四日晨,镇原县降霜,流水成冰,遍地皆白,荞麦损失80%以上,其他秋田损失50%以上。1946年四月,镇原县降晚霜,4698亩冬小麦冻成“黑茬”,绝收;八月十二日,宁县早霜,杀秋禾,歉收。16霜冻的危害由此可见一斑。

5、风沙

庆阳地区深居内陆,受北部腾格里沙漠和毛乌素沙漠影响,加之地表裸露干旱、空气干燥,每遇大风,沙尘迭起。由于庆阳的地理位置所致,庆阳的大风可分为以下三种类型。(1)冬、春季的偏北大风。自11月起,冷空气频繁南下,当冷锋过境时,有时出现偏北大风,持续时间较长。在这一时间短,庆阳普遍比较干旱,大风势必会吹起沙尘,引起沙尘暴,从而导致土地沙漠化和土壤侵蚀的生态退化。(2)春末夏初的偏南大风。每年5月下旬至6月,冷空气减弱,暖空气增强北进,常出现偏南大风,尤以6月中下旬为甚。这种风的风力虽较其他类型小,但日变化明显,具有很强的阵性,可造成树木毁坏,土壤失墒加快。(3)夏季的雷雨大风。强烈的雷阵雨多伴有大风,常在夏季出现,其风向不定。这种大风虽然时间短,但风力甚猛,破坏力极大,可使树木折断、作物伏倒、籽粒脱落。17

庆阳的风沙灾害尤以环县、镇原及庆阳县西北部为甚。早在西汉昭帝始元年间,本地就有“雨土”、“雨沙”的记载。近代以来,随着人口增长、森林破坏,生态环境不断恶化,沙线逐步南移,全区北部风沙期7个多月,其中4月份最为突出。狂风每起,飞沙走石,黄雾弥漫,咫尺不能辨识,甚至拔树倒屋,埋没农田,壅塞道路。181925年四月十六日,庆阳雨后黄沙大雾;冬十月十四日,大风、土雾,日出无光。1927年四月,镇原、宁县、正宁暴风吹卷,黑沙蔽天,白昼昏黑,由北而南,数日而散。1936年四月,环县大风,麦苗连根拔起。1942年三月十九日至五月,环县狂风昼夜不息,历时四五十天,田野土雾弥漫,风、旱并虐,“山不长草木,地不生禾苗”。19

与干旱、暴雨洪水、地震灾害不同,风沙灾害容易导致土地沙漠化和土壤侵蚀的生态退化,一般来说具有不可逆性和累计性。一旦退化发生,依靠自然演进的恢复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人工恢复在经济上代价太大,因此这种退化往往会成为历史的包袱遗留给未来。20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0    北地学苑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0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