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当前位置:首 页 >> 中心科学研究>> 陇东区域历史>> 文章列表

【陇东石窟研究】唐朝时期的北石窟寺蠡测

作者:刘治立   发布时间:2010-11-01 10:28:36   浏览次数:2700

北石窟寺与唐朝政治

郭朋在《隋唐佛教》前言中分析指出,隋唐时代,中国封建社会进入鼎盛时期,佛教的发展也达到了顶峰;中唐以后封建社会由盛而衰,佛教也相应的每况愈下,“南北朝佛教,是为隋唐佛教作准备;宋以后佛教,是隋唐佛教的余绪。”[14]综观北石窟寺的发展史,这种观点完全适用。

北石窟寺在唐朝的大发展,与唐朝政治有着密切的联系。唐高祖登基的第二年在《禁正月、五月、九月屠宰诏》中说“释典微妙,净业始于慈悲。”[15]唐太宗在《度僧于天下诏》中说:“三乘结辙,济度为先;八正归依,慈悲为主。留智慧之海,膏泽群生;剪烦恼之林,津梁品物……比因丧乱,僧徒减少,华台宝塔,窥户无人……其天下诸州有寺之处,宜令度人为僧、尼,总数以三千为限。其州有大小,地有华夷,当处所度多少,委有司量定。务须精诚德业,无问年之幼长。其往因减省还俗及私度白首之徒,若行业可称,通在取限。”[16]不仅要新度僧尼,已经还俗或者私度的人也可以堂而皇之做僧尼。唐太宗到太原“辇过兰若,礼谒禅师绰公,便解众宝、名珍供养”(《石壁寺铁弥勒颂》《金石萃编》卷八四),他亲自拜见净土宗二祖道绰,并施舍财物以示敬意。唐高宗、武则天、唐玄宗等也都曾大力倡佛,第171窟的发愿文中提及“口口皇帝口及口口四海口兴,”可见信徒对提倡佛教的唐朝皇帝感恩戴德,祈祷皇业昌盛四海振兴。

北石窟寺发展史上,唐肃宗的作用如何一直牵发人们的思索,这种考虑是有道理的。唐肃宗在至德元年(756)六月奔赴灵武的途中曾驻扎彭原城(今西峰市彭原乡),他七月即位后敕令“天下寺观,各度七人,”[17]九月又回到彭原,并在这里滞留了一年左右,当时“彭原郡以军兴用度不足,权卖官爵及度僧尼。”[18]唐肃宗还召集一百多个和尚到行宫朝夕念经,祈祷退敌。唐肃宗不仅佞佛而且佞僧,[19]他在安史之乱时期来往于陇东走的是萧关古道,肯定要经过北石窟寺到南小河沟沿线的大道。史念海《河山集》二集上篇中明确指出:“南小河沟的形成是由于它本是一条道路,这条道路可远溯到唐代,那时是由庆州到原州和渭州(镇原和平凉)的道路。后来到元、明、清代,庆阳和平凉间往来亦经过这里。年久失修,原来的道路由于冲成沟壑,因而改行沟旁。”唐肃宗到乌氏等处要经过北石窟寺,很有可能进入这座历史悠久、规模浩大的福地拜佛。他聚集僧众在行宫祈祷,距彭原仅五十多里的北石窟寺很有可能派高僧参加,他在彭原郡(属宁州)用右仆射裴冕权计,放宽限制,度僧鬻度牒,谓之香水钱。这项措施的初衷是为了增加政府的财政收入,但对于北石窟寺僧徒的增多也是个大好机遇,肯定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北石窟寺的唐代造像盛唐时期的居多,中晚唐的相对少一些,这与 唐朝的政治嬗变及宗教政策的变化很有关系。会昌五年(845)唐武宗下令毁佛,规定节度、观察使治所及同、华、商、汝州各留寺二所,分三等:上等留二十人,中等留十人,下等留五人,其余所有僧尼勒令还俗。令僧尼还俗,结果“天下所拆寺四千六百余所,还俗僧尼二十六万余人,收充两税户,拆昭提、兰若四万余所,收膏腴上田数千万顷,收奴婢为两税户十五万人。”[20]据颜鲁公《八关斋报德记》云:“会昌中有诏大除佛寺……分遣御史复视之,州县震畏,至于碑幢铭镂赞述之类,亦皆毁而瘗藏之。”(《金石萃编》卷九八) 宁州临近帝都,北石窟寺自然是在劫难逃了。从规模上看,北石窟应当属于官办的,今天却找不到唐朝政府主持的造像或法会活动的碑文,结合上引材料,我们是否可以认为唐代及更早时代的碑刻在这场来势凶猛的“法难”中被毁掉或者被埋藏起来呢?灭佛一年多之后,继任的唐宣宗下令恢复佛教,但北石窟寺和天下的寺宇一样已经元气大伤,日本僧人圆仁在《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中说:“三四年以来,天下州县准敕条疏僧尼,还俗已近;又天下毁拆佛堂兰若已近;又天下焚烧经像僧服已罄近;又天下剥佛身上金已毕;天下打碎铜铁佛,称斤两收检讫;天下州县收纳寺家钱物庄园,收家人奴婢已讫。 ”虽然中晚唐时期仍雕造了一些七佛窟(如第1窟、第267窟),然而其气势及完成情况已今非昔比了。到了宋代,北石窟的造像已趋衰微,仅有少数小型造像,这与中国封建社会的演变以及丝绸之路的盛衰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注释:

[1] 转引自 陈景富《香积寺》,三秦出版社1986年,第41页。

[2]《陇东石窟》文物出版社。

[3] 汤用彤 《隋唐佛教史稿》中华书局1982年,第193页。

[4] 任继愈 《中国佛教史》第三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第677页。

[5] 范文澜 《唐代佛教》

[6] 何兹全主编《五十年来汉唐佛教寺院经济研究》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6年。

[7][13] 《旧唐书﹒狄仁杰传》。

[8]〉《全唐文》卷二五《长安西明寺碑》。

[9] 《佛祖统记》卷四二。

[10] 《全唐文》卷一九《申劝礼俗敕》

[11] 《全唐文》卷五十。

[12]  《大正藏》卷四十《行事钞》。

[14]  郭朋《隋唐佛教前言》齐鲁书社1980年。

[15]  《唐大诏令集》卷一一三《道释》。

[16]  《全唐文》卷五。

[17]《全唐文》卷四四《即位大敕文》。

[18] 《旧唐书﹒肃宗纪》。

[19] 郭朋评价说:“肃宗李亨,不但佞佛,而且佞僧。”郭朋《隋唐佛教》齐鲁书社1980年,第342页。

[20] 《唐会要》卷四七。

(原载《麦积山石窟艺术文化论文集(下)——2002年麦积山石窟艺术与丝绸之路佛教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郑炳林、花平宁主编,兰州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上一页 1 2 3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0    北地学苑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0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