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当前位置:首 页 >> 中心科学研究>> 陇东典型文化>> 文章列表

【农耕文化研究】公刘旧邑考

作者:齐社祥   发布时间:2010-10-30 09:47:33   浏览次数:4431

前所论列,仅限于文献及民俗范围,如果从豳地的先周文化遗存(包括地表文物遗迹及地下考古挖掘)看,则史志及周代史诗所载公刘旧邑之豳地所在,又可得可靠的实物验证。

从地表文物遗迹看,单就甘肃庆阳地区而论,关于周先祖不、鞠陶、公荆的文物遗迹及民间流传的遗事众多。其要者如“不城“,在庆阳县城北关,民间称“皇城”;不坟”,即“周祖遗陵”,在庆阳县城东山,民间称“周老王墓”,古为庆阳八景之一;鹅池洞,在庆阳城内,传为鞠陶养鹅之所,古为庆阳八景之一;“周旧邦”木坊,在庆城南街,明弘治十八年(公元1505)立,今尚完好;“公刘古庙”在西峰温泉乡,民间称“老公殿”,每逢农历三月十八(传为公刘生日)有庙会,陕西旬邑邵县乡民专程赶来与当地乡民举行献蜡、献牲、鄄祭、赛社活动,其俗至今尚存;“公刘邑”在宁县城西庙嘴坪,传为公刘南迁中留居之地,今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其他如庆阳城东十里之“花坡”(传为不遗园)、东七十里之“天子淘”、北三十里“天子掌”(“有腴田数亩”,“人莫敢垦”,或称公刘庄。传为公刘出生之地)、西南三十里之“西姬峪”、西峰市温泉乡之“公刘村”、宁县焦村之“公刘村”(令尚有姬姓民户)等.地名皆与不、鞠陶、公刘有关。凡上所言,史志有载,遗迹尚存,足可证公刘南迁之前,甘肃庆阳地区(古北豳)确为周先世三代所居之地。

从地下考古挖掘看,甘肃省博物馆编《甘肃古文化遗存》说:“在甘肃东部的渭河、泾水、西汉水等流域发现周代遗址,共计57处……从遗址的分布,说明周族活动,在甘肃境内仅限于东部地区。”[45]据《庆阳地区志》及庆阳地区博物馆编《庆阳地区文物概况》载,甘肃东部庆阳地区地下发掘的周文化遗址至近年多达67处,其文化层十分丰富,内含仰韶文化、齐家文化、寺洼文化。有的文化层厚达三米。典型的如合水县石桥遗址、庆阳县孙老庄遗址、宁县谭腊遇村遗址、宁县庙嘴坪遗址、正宁县苟仁遗址、核桃峪遗址等。[46]而先周文化遗物主要有泥质灰胸面盆,绳纹灰陶域,夹砂灰陶鬲,灰陶簋、豆、尊、甑、瓮,夹砂绳纹灰陶鬲,夹砂蓝纹红陶圜底罐等。并已发现可确认的先周墓葬两处,即庆阳巴家嘴墓葬,台水兔儿沟墓葬,有乳状三袋足夹砂绳纹红陶鬲、灰陶方折肩罐、乳状袋足夹砂灰陶鬲出土,为典型的先周器物。可见先周之民曾长期生息繁衍于此。

在公刘所迁居的南豳之地,也发现了大量的先周文化遗址,典型的如县下盂村遗址、长武县弥家山遗址、柴村遗址、扶风刘家遗址、郊家坡遗址、长武碾子坡遗址等。其中郑家坡遗址的年代相当于二里头文化晚期至二里岗下层,正在夏商易代之际,这对史书所载公刘迁豳的时间是一有力验证(《国语周语》:”孔甲乱夏,四世而陨。”孔甲之对,夏后氏政衰,不失官奔戎狄之间,传三世而公刘复兴。迁居於南豳。孔甲传四世而国亡,可知公刘与桀同时,迁豳正在殷夏兴亡之际)。长武碾子坡遗址的文化遗存与歧山周原遗址相比,显而易见更为原始、落后,其农业、畜牧、陶器等反映的正是公刘迁豳后的社会生活状况,进一步验证了“公刘处豳”、“太王徙歧”这一史实。”[47]

通过对大量丰厚的先周遗址的考察研究,徐锝台先生认为:“叠压在仰韵文化上边为客省庄第二期文化(又称陕西龙山文化);叠压在客省庄笫二期文化之上的是周文化。在周文化和客省庄第二期文化之间再没有文化遗存,客省庄第二期文化与甘肃齐家文化有许多相似之处。”“早周文化可能是在客省庄第二期文化的基础上接受了齐家文化的一些因紊发展起来的。”[48]邹衡先生认为甘肃东部的寺洼文化其特征为陶鬲多分档,这种分裆鬲渐向东发展,便日益为另一种联档鬲所代替。因此先周文化应该起源于甘肃东部的水与渭水之间。[49]这一结论也为在齐家文化之后出现的甘肃东部平凉安国式类型的文化中大量存在的分档鬲所证实。李仲立先生认为“周人在庆阳陇东一带活动,接受当地土著的齐家文化的影响,并逐步代替齐家文化,形成一种新的文化——平凉安国式类型的文化。”“安国式类型的文化是先周在豳地活动时厦在周碌初期的文化特征。”[50]学者们对先周考古的结论不约而同的证实了前文所得出的周道之兴,源自西土,公刘旧邑必在陕甘之“豳”而不在山西之汾的结论。

由于晋西、豫南一带光社文化、二里头文化及庙底沟文化的发现,钱穆先生的先周文化源自山西说又引起许多学者的注意。山西古文化遗址中相当一部分可确认为西周遗址,但晋中太原光社遗址发现的以绳纹灰陶为主的大型三足鬲、尖足南、平底罐等,确实具有先周文化的某些特征。[51]可能与先周有关系。在晋西南等地(如洪赵、曲沃)也有先周遗址的发现。如何看待这一现象昵?《史记周本记》载,帝舜“封弃于邰,号曰后稷,别姓姬氏。”“后翟之辨,在陶唐虞夏之际,皆有令德。““不末年,夏后氏政袁,去稷不务,不以失其官而奔戎狱之间。”既云“皆有令德”,则非言弃一人,后稷当为官名,包括弃始封以后至不失官之前周之先世所有任稷官者.因年久失其代数,故以后稷统言之。《国语》云“世后稷,肚服事虞夏”可互证。谯周谓“言世稷官,是失其代数”。可见不非弃之子。《史记会注考证》以为既“世其职”,必非一传而失。《史记索隐》云:“若以不亲弃之子,至文王千余岁唯十四代,实亦不舍事情”。《毛诗疏》以为“不近人情之甚”。[52]辨之甚明。关于“失其代数”的下限,司马迁记为“夏后氏政衰”,不失官之时。查有夏之世,政凡有三衰,即太康失政、孔甲乱夏、夏桀亡国。《诗》郑笺、《国语》韦注以为不失官当在太康时,是误不为弃子故。孔甲乱夏,传四世至桀而国亡;不失官,传三世至公刘而复兴。可知不铬与孔甲同时。自帝舜封弃于邰至孔甲乱夏,不失官之时,中间长达四百佘年,关于先周历史的记载“失其代数”,成了巨大的空白。《史记周本纪》止有“皆有令德”四字。在《史记刘敬传》中也止有‘积德累普,十有余世’八字。揆诸情理,周之先在夏之世即。世为后稷”,担任农官,受封虽在邰,但可能在夏统治的中心地带(晋中、晋西南)因行其职守的关系括动过。如《太平御览》引《隋圈经》云:“稷山在绛郡,后稷播百谷于此”(此“后稷”应当理解为“世后稷”之后程,非后稷弃)。发现先周文化的遗存应属自然。也可能有周人的一支还迁徙到此。[53]远古之民迁徙实为常事,商自契至汤凡八迁而灭桀,周自弃至发凡五迁而翦商。或避水患困扰、或避异族侵凌、或避部族纷争、或择善地而迁。但迁徙到这里的周人之一支必不是莫定周室八百年基业的不、公刘一族(前文已论之甚详)。我们只能说先周文化在山西亦有表现,而不能断定先周文化的渊豫在山西。因为白后稷居邰,积德累普,十有余世,至不奔北豳、公刘迁南豳、古公父迁歧,直至武王灭商,千余年问所居之中心区域皆在陕、甘(西土)而不在山西,迁居山西的必是周人之一支而非全部,周文化发祥传播的总趋势是自西而东。故山西先周遗址的发现并不能证明先周文化渊源在山西,更不能证明公刘旧邑之豳地在山西。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0    北地学苑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0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