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当前位置:首 页 >> 中心科学研究>> 陇东文献整理>> 文章列表

【王符研究】王符及其《潜夫论》

作者:高新民   发布时间:2010-10-28 13:02:59   浏览次数:3134

  王符一生经历了东汉王朝由盛转衰的整个历史过程,目睹了东汉社会各种矛盾和现实。其《潜夫论》十卷三十六篇,数十万言,内容涉及政治、经济、军事、法律、道德、哲学、历史以及社会风俗等多个方面和领域,讨谪物宜,痛切时弊,内容丰富,见解新颖,足以窥见东汉中后期朝政腐败,政权衰微,社今动荡,民生调敝的现实状况在政治思想方面,王符明确提出了尊君重令,隆礼重法,考功择人,以贤兴国,富民为本,正学为基的政治主张。东汉中后期政治腐败,官吏横行。对此,王符指出要对那些“妄违法之吏,妄造令之臣”,坚决实行“诛杀”。(《潜夫论·衰制》)认为“民之所以不乱者,上有吏;吏之所以无奸者,官有法;法之所以顺行者,国有君也;君之所以为尊者,身有义也。义者君之政也,法者君之命也。人君思政以出令,而贵贱贤愚莫得违也,则君位于上,而民治于下矣”。(《潜夫论·衰制》)可见社会动荡,民生调弊,其原因在于君不施义,吏不守法,政令不通,宪禁不止。所以,他强调,所谓“治国者”,“行赏罚而齐万民者”也;所谓“乱国者”,“君立法而下不行者”也;所谓“亡国者”,“臣作政而君不制者”也。(《潜夫论·衰制》)把国家的兴衰治乱与法令之严威,吏治之清明,民众之安乐结合在一起。东汉中后期浮侈者多,游手者众,治本者少,对此,王符指出“今举世舍农桑趋商贾,牛马车舆,填寒道路,游手为巧,充盈都邑,治本者少,浮食者众,商邑翼翼,四方是极。今察洛阳,浮末者什于夫,虚伪游手者什于浮末,是则一夫耕,百人食之;一妇桑,百人衣之,以一奉百,孰能供之?天下百郡千县,市邑万数,类皆如此,本末何足相供,则民安得不饥寒;饥寒并至,则安得不为非奸宄,奸宄繁多,则吏安能无严酷;严酷数加,则下安能无愁怨者多,则咎徵并臻,下民无聊而上天降灾,则国危矣。”(《潜夫论·浮侈》)因此,他倡导“崇本抑末”,“返本离末”,认为“凡为治之大体,莫善于抑末而务本,莫不善于离本而饰末”。他说;“富民者以农桑为本,以游业为末:百工者以致用为本;以巧饰为末;商贾者以通货为本,以鬻奇为末。三者守本离末则民富,离本守末则民贫。”又说;“教训者以道义为本,以巧辩为末;辞语者以信顺为本,以诡丽为末;列土者以孝悌为本,以交游为末;孝悌者以信顺为本,以华观为末;人臣者以忠正为本,以媚爱为末。五者守本离末则仁义兴,离本守末则道德崩。慎本略末犹可也,舍本务末则恶矣。”(《潜夫论·务本》)王符通过对本末关系的分析和论证,抓住了诊治东汉中后期社会弊端的吗要害。东汉中后期“阀悦取土”,“朋党为奸”,“群司贡荐,竟进下才”,对此,王符提出了以贤治国的主张。认为东汉自和、安之后世务游宦,当途者争相引荐,造成入仕为官者要么“以族举德,以位命贤”;(《潜夫论·论荣》)要么“窃名伪服,侵以流竟,权门贵仕,请谒繁兴”;(《后汉书·左雄传》)要么“言方行圆,口正心邪”;要么“行与言谬,心与口违”(《潜夫论·交际》)的现象皆“衰世之务”,坚决主张选官择人必须坚持考功效实的原则,把国家的兴亡与推行贤人政治结合了起来。正因为如此,清汪继培言:“王氏……其言用人行政诸大端,皆按切时势,令令可行,不为卓绝诡激之论。”(汪继培《潜夫论笺·序》)在王符的政治思想中,最具个性特点的是他的民本思想。他认为发展生产,加强教育,以民为本是治国的根本途径。他说:“夫为国者以富民为本,以正学为基。民富乃可教,学正乃德义。民贫则背善,学淫则诈伪。入学则不乱,得义则忠孝。故明君之法,务此二者,以成太平之基,之休徵之祥。”(《潜夫论·务本》)可以说,王符的政治思想适应了当时社会的现实需要,体现了人民的共同愿望,具有者积极的进步意义。他的目的是出于维护东汉地专制政权统治,其基本点是通过富民顺民以达到维护东汉地主阶级的专制政权。他说:“帝以天为制,天以民为心,民之所欲,天必从之,是故无功庸于民而求盈者未尝不力颠也,有勋德于民而谦损者未尚不光荣也。”(《潜夫论·遏制》)可以看出,在王符看来要治理好国家,就必须遏制腐败,整治吏治,反对浮侈,崇本抑末,富民教民,以民为本。只有这样,乱源自然也就消除了,社会自然也就安定了。
  在经济思想方面,王符除继承“富民”“教民”,反对奢侈,主张变风易俗等秦汉思想家的传统观点以外,他在中国经济思想史上的重要贡献集中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王符主张农工商并重,三者均可富民。他说:“富民者以农桑为本,以游业为末;百工者以致用为本,以巧饰为末;商贾者以通货为本,以鬻奇为末。三者守本离末则民富,离本守则民贫。”(《潜夫论·务本》)在此,王符突破了传统的“重农抑商”的观点,把工、商提到了与农并重的高度,认为三者并重,守本离末,均为生财之道和致富之源,如此则“民富而国平”矣。所以,他说:“故苟有土地,百姓可富也;苟有市列,商贾可来也;苟有士民,国家可强也;苟有法令,奸邪可禁也。”将商贾与土地,士民、法令相列,发挥了先秦孟子关于土地、人民政事的思想,扬弃了“农本商末”、“重农抑商”的传统观念。从思维方式上看,王符克服了以往思想家只把农商对立起来看他们之间的孰本孰末,而是把农与商联系起来分别看他们各自的本与末,在中国经济思想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其二,王符在中国经济思想史上首次提出了“劳动时间”的概念,这就是“日力”,并且认为“劳动时间”乃民之本而国自己基。他说:“国之所以为国者以有民也,民之所以为民者以有谷也,谷之所以丰殖者以有人功也,功之所以能建者以力也。”(《潜夫论·爱日》)何谓日力?日力者劳动日也,也就是“劳动时间”。王符把人民的“劳动时间”提高到国基民本的高度来认识,把经济问题当作政治问题来看待,这是很有新见的。在王符看来,人民的劳动时间能不能得到保证直接关系到人民的衣食温饱,影响着国家的长治久安。而人民的劳动时间能否得到保证的条件是政治的清明与否,政治清明则劳动时间就能够得到保证,政治昏暗则劳动时间就不可能得到保证。他说:“治国之日舒以长者,非谒羲和而令安行也,又非能增分度而漏刻也,乃君明察而百官治,下循正而的其所,则民安静而力有余,故视日长也。”相反,“乱国之日促以短,乃君不明则百官乱而奸宄兴,法今鬻而役赋繁,则希民困于吏政,仕者穷于典礼,冤民鬻狱乃得直,烈士交私乃见保,奸臣肆心于上,乱化流行于下,君子载质而车驰,细民怀财而趋走,政视日短也。”(《潜夫论·爱日》)而东汉王朝正是如此。正如他说:“今则不然,万官扰民,令长自炫,百姓废农桑而趋府庭者非期脯不得通,非意气不得见,讼不讼,辄连月日,举室释作,以相瞻视,辞人之家,辄请邻里应对送饷,辄事讫,竞忘一岁功,则天下独有受其饥者矣。”“自三府以下,至于县道乡亭,及从事督邮,有典之司,民废农桑而守之,辞讼告诉,及以官事应对吏者,一人之,日废十万人,人复下计之,一人有事,二人获饷,是为日三十万人离其业也。以中农率之,则是岁三百万口受其饥矣。”(《潜夫论·爱日》)不仅如此,王符还把“劳动时间”的观点与社会伦理以及社会风气的转变联系在一起,强调要“授民时”,“不烦民”。他说:“礼仪生于富足,盗窃起于贫穷。富足生于宽暇,贫穷起于无日。圣人深知,力者民之本也而国之基,故务省役而为民爱日。”(《潜夫论·爱日》)王符把经济学上的“劳动时间”观念看的如此重要,这在中国经济思想史上是不多见的。
  在哲学思想方面,王符是集先秦两汉以来元气一元论的唯物论之大成者。在宇宙的起源问题上,王符讲:“上古之世,太素之时,元气窈冥,未有形兆,万精合并,混而为一,莫制莫御,若斯久之,翻然自化,清浊分别,变成阴阳,阴阳有体,实生两仪,天地壹郁,万物化淳,和生人,一统理之。”(《潜夫论·本训》)认为元气是天地万物的本原。他说:“天之以动,地之以静,日之以光,月之以明,四时五行,鬼神人民,亿兆丑类,变异吉凶,何非气然。”(《潜夫论·本训》)一切事物和现象的运动变化“莫不气之所为也。” (《潜夫论·本训》)在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上,王符讲:“天本诸阳,地本诸阴,人本中和。”三者“相待而成,各循其道。” (《潜夫论·本训》)在认识论问题上:王符讲:“天地之所贵者人也,圣人之所尚者义也,德义之所成者智也,明智之所求者学问也。虽有至圣,不生而知;虽有至材,不生而能。”(《潜夫论·赞学》)在社会历史问题上,王符认为:首先,人类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他不赞成求神占筮一类的迷信说教,强调“妖不胜德,邪不伐正也”。认为“凡人吉凶,以行为主”。其次,社会历史是发展变化的。他说:“太古之时,丞黎初载,未有上下,而自顺序,天未事焉,君未设焉。后稍矫虔,或相凌虐,侵渔不止,为荫巨害。”(《潜夫论·班禄》)就是说人类社会是由无阶级无矛盾的原始时代进入阶级社会的。随着“时有推移,事有激会”,人类社会才出现了政治、法律等社会现象,“五代不同礼,三家不同教,非其苟相反也,盖世推移而俗化异也。”(《潜夫论·断讼》)第三,国家不是从来就有的。随着“矫虔”、“凌虐”、“侵渔”现象的出,于是“天之立君,非私此人也,以役民,盖以诛暴除害利黎元也。”(《潜夫论·班禄》)说明国家不是从来就有的,而是随着社会不平现象即矛盾和斗争的出现而出现的。为此,王符对国家现象进行了深入的考察,指出:“五代建侯,开国成家,待嗣百世,历数千载。”(《潜夫论·忠贵》)
  王符《潜夫论》就其思想渊源来看,深受先秦诸子及两汉学风的影响。在《潜夫论》中,我们不仅可以窥见孔子、老子、墨子、孟子、苟子、韩非子、《管子》、《吕氏春秋》、《淮南子》、《春秋繁露》、《白虎通义》、《史记》、王充等秦汉诸子的思想痕迹,而且可以明显地看到他对《尚书》、《诗经》、《周礼》、《左传》、《国语》、《周易》、《礼记》等先秦经书的大量转述和引述。所以,清人汪继培言:“王氏精习经术,而达于当世之务。”“其学折孔子,而复涉猎申商刑名,韩子杂说,未为醇儒。”(汪继培《潜夫论论笺·序》)就其学风与文风而言,王符《潜夫论》承苟(卿)韩(非)之遗风,同王(充)仲(长统)《论衡《昌言》相类似,博采众说,自成体系,兼容并蓄,融会贯通,善于独立思考,勇于破旧立新,论学致力于经世济民,论证力求切中时弊。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0    北地学苑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0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