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会员登陆

当前位置:首 页 >> 中心科学研究>> 陇东文献整理>> 文章列表

【傅玄研究】《傅子》评析

作者:刘治立   发布时间:2010-10-27 18:35:33   浏览次数:1964

 

傅玄是魏晋之际著名的学者,《晋书•傅玄传》称,傅玄博学善著文,一生著述不废,“撰论经国九流及三史故事,评断得失,各为区例,名为《傅子》,为内、中、外篇,凡有四部六录,合百四十首,数十万字,并文集百余卷行于世。”《傅子》是傅玄最为重要的作品,也是他在思想史上产生重大影响的一部政论、道德论和史论文集。

《傅子》的诸篇文章主要完成于曹魏后期,《晋书•傅玄传》中讲,《傅子》内篇完成后,其子傅咸曾送给王沈看。

傅玄曾经参与编纂曹魏国史《魏书》,“州举秀才,除郎中,与东海缪施俱以时誉选入著作,撰集《魏书》。”《史通•古今正史》记载:“魏史,黄初、太和中始命尚书卫凯、缪施草创纪传,累载不成。又命侍中韦诞、应璩、秘书监王沈,大将军从事中郎阮籍、司徒右长史孙该、司隶校尉傅玄等,复共撰定。其后王沈独就其业。” 傅玄参加修纂《魏书》没有完成,最后由王沈完成。

他参撰的历史著作《魏书》在《傅子》中有无体现,成为清朝学者关注的另一个问题。《傅子》的内容多半散佚,其编纂体例自然也就不得而知了。清代学者根据《晋书﹒傅玄传》的相关记载努力探讨傅子的编次方式。严可均认为傅子内中篇外各有侧重,“问《傅子》为内、外、中篇,有四部六录,云何区别?内篇撰论经国九流,外篇三史故事,评断得失,中篇《魏书》底本,而以自叙传终焉” 四部六录,莫考;《崇文总目》作“四篇亡录焉。” 他在《全晋文•傅子》按语里,还提出:“案,百四十首而百二十卷者,或元有缺篇,或数篇合卷,今莫能详。”他认为本传所出“百四十首”,指的是篇数;宋以前著录“百二十卷”指的是卷数,二者不是一回事。《三国志﹒郭嘉传》裴松之注引傅子曰“语在武纪”这句不经意的引语引起清代学者浓厚的兴趣。严可均根据这句引语认为“则此篇题当云《太祖武皇帝纪》”。钱保塘根据郭嘉传注引及其它几条材料认定这部分材料是当年编修《魏书》材料,“其书有纪传、序论矣。今以魏武明事,临归之纪;记述三国时人者归之传,继以序论,其杂论史事及时事者总为杂录附于后”。傅玄曾参撰《魏书》,后来未能完稿,钱保塘认为傅玄所写的《魏书》书稿就收录在《傅子》中,“傅元(玄)所撰录,其各有所见者,则入之《傅子》,故其书体例特近史”。

《傅子》在唐朝时期还保存得较为完好,一些类书如《初学记》、《群书治要》、《意林》等往往可以轻易地从该书中选择首尾完整的材料。经过安史之乱和黄巢起义等大的社会动荡,《傅子》的大多数篇幅散佚,到了两宋时期,内容已经散佚殆尽,人们已经无法窥见其真实面目。

关于《傅子》内、外、中篇的划分准则,魏明安、赵以武在《傅子评传》中提出了较为可信的意见:内篇为“撰论经国”的内容;外篇、中篇为撰论“九流、三史故事”的内容,因遗文不多,己难强为区别;《魏书》底本肯定收入了《傅子》一书,或为中篇的组成部分。其理由是,1.内篇“撰论经国” 之理关于《傅子》内篇,本传还有一段重要文字,曰:(傅)玄初作内篇成,子(傅)咸以示司空王沈。沈与玄书曰:“省足下所著书,言富理济,经纶政体,存重儒教,足以塞杨(朱)、墨(翟)之流遁,齐孙(孙卿,即荀况)、孟(轲)于往代,每开卷,未尝不叹息也。‘不见贾生,自以过之,乃今不及’,信矣!”傅玄初成之《傅子》内篇,由其子傅咸送呈王沈的时间,必在王沈任侍中、“典著作”的几年中。其间,王沈文名甚盛,又心向司马氏,政治见解与傅玄相近。这是傅玄要让他过目的原因所在。至于司马昭即王位后,王沈、傅玄都被召回重用,二人间过从甚多,内篇无需由傅咸单独送达。本传称,傅玄任职温令、弘农太守期间,“数上书陈便宜,多所匡正”。《傅子》内篇无疑包含有“上书”“匡正”的内容,或者就是经整理补充后的结集;宗旨是既“陈便宜”,又在“匡正”,这是给司马氏献策献计的,而不是向高贵乡公进言的。今存《傅子》较完整的内容,即《群书治要》所存 27 段文、赵蕤《长短经》另录 4 段文,共计 31 段文字,正是内篇遗文。王沈将傅玄比作怀才有识的贾谊,令他开卷受益,为之叹息,这说明二人心有相通,都是忠于司马氏的。魏微在《群书治要》里大量引录《傅子》文,这又可从后代初建国之际的借鉴角度,证明这些文字正是内篇遗文。

中篇或为撰论包括《魏书》在内的“三史故事”。傅玄“撰集《魏书》”的时间,本传有大略说明,是他初人仕后的事。严可均认为,今存《傅子》遗文中“言三国事甚多”,则所谓“撰集《魏书》”,“此或即底本也”。因而严氏《全晋文》辑《傅子》四卷,有意将这些文字集中排列,自卷三末至卷四末,并作按语以说明之。卷三末有 4 条,即涉及荀攸、袁涣、华歆、曹仁、诸葛亮者;卷四《自叙》前有 33 条(篇),有的原是分见成条而共涉一人事迹者,因连缀成篇,如管宁、郭嘉、刘晔、傅嘏等传记史料即是。这些汇集排列的史料,绝大部分来自《三国志》裴松之注,也有个别条目取自《北堂书钞》、《太平御览》、《意林》等处。严氏的意见大体不差,基本可信。但他也有不当以《魏书》底本看待而收错人间其中的史料。这是我们要谈的一个问题。首先,曹魏时几次组织人力修撰,起限应自汉献帝建安改元算起,上续《东观(汉)记》的下限,即汉灵帝之未的记载。这也就是说,《傅子》中凡涉汉未桓、灵之世的文字,不当归之于《魏书》范畴。例如,严辑《傅子》卷四中关于灵帝时卖官事,《三国志》裴注引桓帝时梁冀事(《三少帝纪》),应属本传所指“三史故事”,不是《魏书》中文字。从《三国志》裴松之注引的情形来看,傅玄“撰集《魏书》”的文字收入到了《傅子》中。按照严可均推测意见,这部分内容独立于中篇。我们则认为,《魏书》底本应为统称“三史故事”中一部分,或为中篇同时收入。从现存文字看,《傅子》记三国事,以曹魏为主,兼及蜀、吴。曹操未及称帝,仍是汉献帝的丞相。傅玄《魏书》虽称曹操为“太祖”、“武皇帝”,亦偶然在曹操旧属(如刘晔))后事中道及“文帝”(曹丕)、“明皇帝”(曹叡),但主要是反映汉未这段历史的,承续的是《东观记》的记载,属于“三史”的补充内容。也就是说,《魏书》内容包括在“三史故事”之中,与其他评断前史记载的文字共成一篇,或为“中篇”,是撰论史事的合篇。3.外篇或为撰论“九流”的杂记《傅子》存文中,除了政论色彩很明显的内篇没有疑问外,撰论史事的内容或为中篇,其余或为外篇。本传所称“九流”,泛指各家学说,包括对诸子学说的评议,前代史籍撰著的论断,以及各种典章制度方面的意见等等,似乎属于杂记性质。这些内容独立成篇,比较合理。以上我们根据《晋书》本传记载及《傅子》今存文的实际,对内、外、中篇的内容作了大体的划分。这些意见虽与严可均的意见不大一致,但也属推测性质,只供参考。至于《傅子》成书的时间,其主要内容是入晋以前完成的,少量文字是人晋以后补充而成的。《魏书》是正始年间傅玄担任史官时修撰的,内篇是高贵乡公在位、司马昭执政期间写成的,这从本传记载完全可以认定。除《魏书》外,其他撰论“三史故事”的文字,成于史官任上的可能性最大。因此,内篇、中篇完成于入晋以前,这大体可以成立。外篇有些内容,特别是议论礼乐方面的文字,很可能是入晋以后所作,这跟他的职任有很大关系;外篇、中篇有可能修订补充于入晋以后,或有新增内容,但占的比重不会很大。

《傅子》。一书的内容及篇幅,除了《晋书》本传所记载外,历代正史的《经籍志》《艺文志》也多有涉及,如:

1.《隋书》卷三三《经籍志三》》的“子部•杂家”:“《傅子》百二十卷。晋司隶校尉傅玄撰。”

2.《旧唐书》卷《经籍志下》“丙部子录•杂家”:“《傅子》一百二十卷。傅玄撰。”

《新唐书•艺文志三•丙部子录:杂家》:“《傅子》一百二十卷。傅玄。”

3.唐 马总《意林》卷五:“《傅子》一百二十卷。”

4.《宋史•艺文志四•子类:杂家》:“《傅子》五卷。晋傅玄撰。”

《宋史•艺文志》载录,又是据下列官修书目而成:(1)北宋仁宗时,张观、王尧臣、欧阳修等编《崇文总目》载录:《傅子》5 卷,23 篇。(2)南宋孝宗时编《中兴馆阁书目》载录:《傅子》5 卷, 23 篇。5.南宋郑樵《通志》卷六六:“《傅子》五卷。晋司隶校尉傅玄撰。旧有百二十卷。”

6.南宋尤袤《遂初堂书目》有《傅子》著录,不载卷数。

7.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一四“子部杂家类”:《傅子》5 卷, 23篇。并引《崇文总目》:“晋傅休奕撰,集经史治国之说,评断得失,各为区例,本传载内、外、中篇,凡四篇亡录(按,“四篇亡录”当为“四部六录”),合一百四十篇,今亡一百一十七。”

8.清乾隆年间所编《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九一“子部•儒家类一”:“《博子》一卷。晋傅玄。”据《永乐大典》所收,总为一卷;又据他书征引,辑得 40 余条,作为附录。

9.《书目答问补正》(清张之洞原撰,范希正补正)卷三“子部•儒家类:议论经济”:“《傅子》一卷。晋傅玄。聚珍本,杭本,福本。”范补:“指海续刻本。严可均辑本四卷,刻《全晋文》内;又,湘潭叶德辉刻本三卷,订误一卷。”                                                 “聚珍本”指清乾隆中排印的“武英殿聚珍版”。“杭本” ”又名“浙江 本”,“福本”又名“福建本”,同属“武英殿”本系统。“指海续刻本”,指清道光中钱祚熙增补而成的三卷本。

10.孙殿起《贩书偶记》、王重民《中国善本书提要》同有著录:清方濬师集校《傅鹑觚集》五卷,附校勘记一卷。其中前二卷为《傅子》。另外,清代以来诸家辑佚而出的各种版本的《傅子》,有一卷、二卷、三卷、五卷等,均于《中国丛书综录》(上海图书馆编,中华书局 1959、1961、1962 年分三册先后出版)中“总目”、“子目•子部•儒家类”可查得,不再一一列出。这些形形色色的《傅子》辑本,在校勘方面,意义不大。(参见魏明安、赵以武《傅玄评传》)。

由上述著录可知:《傅子》原有 140 篇,分为 120 卷;

《傅子》中内容完整较完整的文字,主要见于:

1.《三国志》裴松之注引,计 58 条;

2.唐魏征《群书治要》,计 27 段(无篇名);

3.唐赵蕤《长短经》,计 5 篇(段);

4.唐杜佑《通典》卷九二、九四“礼”,计 2 篇

5.明《永乐大典》,计 24 篇(有篇名)。还有零星片断,甚至仅为只言片语,在《北堂书钞》、《艺文类聚》、《初学记》、《太平御览》等类书里,较多地散见各卷;《意林》里集中摘录的革条文字也不少,共有 95 条之多。

6.明人张溥在《汉魏六朝百三家集•傅鹑觚集》中辑录了《傅子》的部分文章。


1 2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0    北地学苑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0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